北京大兴区德寿寺

作者 : 寺庙信息网 发布时间: 2020-11-15 4523 人阅读

德寿寺位于北京大兴区旧宫镇地铁旧宫站南300米处。南苑德寿寺是清代皇家一座重要的寺宇。顺治十五年(1658),顺治帝下令在旧衙门行宫旁兴建德寿寺。后毁于火灾,乾隆二十年(1755年)重加修建。乾隆四十五年(1780年)再次扩建,并将德寿寺改为皇家寺院。其后,寺中即由藏传佛教的僧侣为住持。《日下旧闻考》记载“德寿寺山门三间,东西建坊二,大殿五间,东西配殿各三间,殿后随墙门内为御座房”“规格崇丽,庭中金鼎,范治精致”“营造特为宏敞,蔚然杰构”。殿内供奉释迦牟尼及阿兰迦舍佛。庭中金鼎,铸造精细。顺治帝在此迎谒过五世达赖,乾隆帝在此谒见过六世班禅!

北京大兴区德寿寺-寺庙信息网

 

大兴区德寿寺历史

乾隆二十年(1755)德寿寺毁于大火。乾隆二十一年(1756),乾隆帝下令重加修葺,并“只令苑隶看守,弗居僧人”。乾隆四十五年(1780)在德寿寺内加建御座房三楹。德寿寺宏伟富丽,为南苑众多寺庙之冠。乾隆对其赞美道:“招提建百年,胜境压诸天。树古龙蛇矫,坛高云雾连。珠旛飘赤篆,宝鼎幂祥烟。暂去空林杳,犹闻钟磬传。”

《日下旧闻考》载“德寿寺山门三间,东西建坊二,大殿五间,东西配殿各三间,殿后随墙门内为御座房”“规格崇丽,庭中金鼎,范治精致”“营造特为宏敞,蔚然杰构”。

自改为皇家寺院后,乾隆或在狩猎时到此驻跸诵经,或专门到此膜拜。另外每年皇族由东陵转至西陵祭祖时,也定在此处驻跸。德寿寺曾经显赫一时。顺治帝在此迎谒过五世达赖,乾隆帝在此接见过六世班禅。《日下旧闻考》称这两次接见是“后先辉映,实为国家盛事”。

顺治帝接见时册封五世达赖喇嘛为“西天大善自在佛所零天下释教普通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”。乾隆为了接见六世班禅,特下御旨将全寺油饰一新,并改建御座房三楹,接见时赐予大量的金银绸缎,使各寺院供养无虑。同时做诗刻于碑上“德寿禅林成世祖,尔时达赖喇嘛朝,何期一百经年久,又见班禅祝嘏遥……”900年,八国联军抢走德寿寺的金鼎和大量古籍法帖。

 

大兴区德寿寺建筑结构

德寿寺为三进院落,遗址南北长152米,东西宽56.6米。遗迹可分为中路建筑及东西两侧建筑,中路建筑主要包括影壁、山门、佛殿、大佛殿、御座房五部分,自南向北沿中轴线分布。东路建筑主要包括八字墙、旗杆、燎炉、钟楼、佛殿东配殿、碑亭、大佛殿东配殿、顺山房、御座房东配殿、转角房、东值房。西路建筑主要包括八字墙、旗杆、燎炉、鼓楼、佛殿西配殿、碑亭、大佛殿西配殿、顺山房、御座房西配殿、转角房、静室、西值房。

南苑是清入关后所建的第一座大型皇家苑囿,也是紫禁城外的第一个政治中心。顺治九年(1652),顺治帝在南苑接见了第一位进京的西藏黄教领袖五世达赖。乾隆四十五年(1789),乾隆帝又在南苑德寿寺内接见西藏黄教领袖六世班禅。五世达赖和六世班禅是清代最早赴内地的藏族首领,在南苑的这两次谒见,对增进清代西藏政府与中央朝廷关系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,德寿寺是清代西藏政府与中央朝廷关系的历史见证。

民国年间德寿寺被焚毁,仅存两碑。双碑为重修德寿寺时敕建,立于大殿院内。均为汉白玉制,分居东西面南而立。两碑形制相同,螭首龟趺,通高7.5米,碑身面宽1.8米,厚0.93米,龟座长3.3米,高2.05米。碑首四龙盘顶,碑四边浮雕龙云宝珠,雕工十分精细,东侧碑镌满文,西侧碑镌汉文。

碑身雕工精细,碑阳镌刻乾隆帝所撰《重修德寿寺碑记》和《宝鼎歌》,碑阴及两侧镌刻乾隆帝《题德寿寺》等诗六首。东碑镌满文,西碑镌汉文。诗文记述乾隆四十五年(1780年)六世班禅额尔德尼在德寿寺觐见乾隆皇帝的历史盛事,是研究清政府与佛教领袖密切关系的重要实物资料。

 

大兴区德寿寺地址

北京市大兴区德寿寺南路

提示:本站所刊载文章内容、图片及网站素材均来自网络,包括但不限于代码、应用程序、影音资源、电子书籍资料等,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及时删除,如需添加寺庙或纠错请邮件3463693778@qq.com
寺庙信息网 » 北京大兴区德寿寺

宝宝取名 今年运程 在线算命 八字测算

马上测算 祈福点灯